木头鸟极度狂妄

兄弟,吸蝠吗?吸枭也可以——

夜枭的笑

这篇极度ooc,个人随性产物,可能会有后续,相信我!我只是因为最近被虐惨了,我是夜枭和老爷的死忠粉啊!
很短!很短!很短!

以下正文:
夜枭啊,真的是个很少笑的人,即使是浅浅的笑容都很难在他有些过于苍白的面容上出现。

若非说他笑,那可能很少是发自内心的笑容,一般是嘲讽的笑,或是对对方的鄙夷罢了。
他高傲,冷漠,疯狂,面对自己所想要的东西有近乎疯狂的偏执,似是不得手不罢休。
占有欲极强,对人也是,对物也是,对自己所管辖的地盘也是。

闲暇时间,他会躲在自己的某个安全屋内,将唇紧抿,或者因为旧疾倒出些止痛药然后吞下去,然后继续用骨节分明的手继续敲击着电脑,寻找着自己所需要的信息。

跟他的名字所表达的一样,到出任务的时候,多半是在半夜,冷冰冰的披着软甲从高空跃下。不声不响的杀掉几个自己看的不爽的家伙,继续将整座城市完整的掌控在自己手中。

有时,他也渴望着疼痛,像是犯了毒瘾一样病态的讥笑着。
他从来不去制止那些想要靠近自己的人,那种人也很少,人嘛,不会无利不讨好的。更可况,他期待着戏剧性的一幕。
但他也克制不住的去爱上那么一个人,他像是光明,侵入黑暗,有那么几次,他的存在让夜枭并不是那么想毁灭这个操蛋的世界。

偶尔,夜枭也会回到那座老宅,静静地坐在壁炉前的单人沙发上,回想着,回想着自己的弟弟,那个天真,又善良的男孩,自他的离去后,夜枭的世界便变了。

那个夜晚,猫头鹰在天空中显得分外显眼。

是他所向往的黑暗与暴力,疯狂与虚幻,他用着他那套说辞,击败了许多人脆弱的心灵,用着他那张足以使见了他便为之倾倒的面容,拉拢了许多势力,当然,那张脸上挂着是虚假的笑容。

然后,他开始不再想见到那个人,内心也充满暴虐的家伙。
一切都在着手准备着,马上就要大功告成的时候。
他的计划被泄露,对头又死死的,将局势反转过来。
夜枭面对着正在倒计时的炸弹,勾起唇角,轻轻的笑起来。

“It doesn't matter…”

这世界太无趣,本想让世界与我一同送葬,但,即使我一个人灭亡,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笑着,最终闭上双眼。

脑海里,闪过一个个画面。
那人的愚蠢的笑容,弟弟可爱的笑容,一群人成功以后胜利的笑容。

一切在爆炸中归于尘土。

评论(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