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头鸟极度狂妄

兄弟,吸蝠吗?吸枭也可以——

总是错过

#短打
#ooc
#大概是刀子
瞎jb写,对我又烂尾了。
爱丽丝的梗XD @爱丽丝—奥利凡德铺子的小学徒
以下正文:

  不知是谁说的,事总有正反两面,而人也相同。
  
  超级英雄们的分化更为明显,就比如说哥谭的骑士——蝙蝠侠。
  白天,他是哥谭宝贝布鲁西,被人所喜爱。夜晚,他是那个黑漆漆的大蝙蝠,被人所恐惧。

  这两面就如同两个完全不同的人,一个温柔讨人喜欢,一个凶狠令人心生恐惧,可能布鲁斯早已将他们分离开来,在他没穿上那身蝙蝠装时,他只是一个花花公子,可以坐拥美女,也可以靠着韦恩集团的资产挥霍,但他也会将那些资产投入进哥谭各种的建设当中,就比如哥谭孤儿院。
  而当他穿上那身蝙蝠装时,他就只是那个冰冷的黑暗骑士,所以就连那唯一裸露在空气重的嘴唇也不曾慷慨的勾起一个弧度。
  
  就如这众生世人所看来,蝙蝠是属于超人的,布鲁斯是属于克拉克的,可他们几乎很少有机会去真正的用那些身份去面对彼此。
  超人在白天帮助他人,他出现在需要他的地方,他可以在几秒救许多的受难者,可他还是笨拙如孩童,他们都处理不好这份关系。
  白天的人间之神只能遇到白天的韦恩总裁。
  夜晚开始休息的小记者也只能遇到身为黑夜的蝙蝠侠。
  
  当我可以属于你的时候,你又是别人了。
  
  什么?你问难道就没有他们是属于彼此的时候吗?
  这当然是有的。
  
   超人会给在瞭望塔沉迷工作的蝙蝠侠递上一杯温暖而又提神的咖啡,他会在执行任务时默默地保护着身边的人。而蝙蝠侠也会一边面无表情的接过对方递来的,还残存着对方温度的杯子,一边为其排除各种可能对超人不利的氪石因素。
  而小记者克拉克呢?则是会在布鲁斯参加酒会微醺时,给他递一个宽厚踏实的肩膀,那份温度足够让人安心,他的怀抱也足以让布鲁斯安稳的睡一个好觉。 布鲁斯也会忙里偷闲的在人脸颊上落下一个轻吻,朝着自己爱人眨眨他那双钢蓝色的眼睛,然后心安理得的看着纯情的小镇男孩脸红的样子。
  
  在那些时候,他们不属于世界,不属于他们所肩负的责任,他们只属于彼此。
  
  可是那样的前段着实少的可怜,甚至他们也并不如众人所期望的去公布这一份沉甸甸的恋情。
  多数的时候布鲁斯还是扮演着他所应当去扮演的那个蝙蝠,比起那个哥谭宝贝的身份,蝙蝠侠更像是他的的内在,他的灵魂,他被罪犯所畏惧,被平民所敬仰。
  而克拉克在是超人的时候也是被人所喜爱,所向往,他是光明之子,人间之神,他带来的是正义与救赎。

  他们正如光明与黑暗,太阳与月亮,似乎在世人看来并没有比他们更加相配彼此的人了。

  黑漆漆的大蝙蝠本就只能与那个天外来客相互依存,他们彼此包容,似乎永不分开。
  但是这一次,超人还是与蝙蝠错过了。
  在大楼倒塌的一片废墟下…
  他再也没有听见那份熟悉的心跳声,那份沉重有力的心跳,他只能告诉自己。
  布鲁斯不在了…
  鲜红的披风在飘动着。
  “嘿,布鲁斯。 ”
  “如果天势将倾,如果大地化作灰烬,如果鸟儿停止歌唱。”
  “Would you come, to me?”
  他这样说到。
  
  
  

评论(8)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