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头鸟极度狂妄

兄弟,吸蝠吗?吸枭也可以——

舞者之遇

职员攻,舞者受【前提】文风不好标题瞎几把起,慎入,轻喷
希望有小可爱跟我一起讨论文章主线发展w
以及这里是枫妄
————————————————————
第一章
    何萧受到朋友的邀请去一个酒吧前观看几个似乎是国内不错的舞蹈者们的表演。
  新建好的舞台就在酒吧前的广场上 。
  慕名来的人很多,当何萧到了现场,马上就被着人山人海的阵势惊到了。
  “喂,阿萧,这里!”循着声音,何萧转过头去,正好看到自己那好友兼同事的莫白正咧着一口白牙傻傻的朝自己挥着手。
  何萧走过去,跟着莫白往前排的方向走去,人潮汹涌,但还好人人之间还有些缝隙,到这让两个大男人也是很艰难的挤着。
  待到两人落座,人们陆陆续续的坐到属于自己的座位上,舞蹈表演也就这样开始了...
  说起来,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职员,何萧对舞蹈或者音乐方面并不感兴趣,而莫白正恰恰相反,身为少爷的他,有些良好的家庭教育,虽有时莫白有些傻气,但对于舞蹈方面可算是小有研究。并不是莫白自己擅长跳舞,只是喜爱观赏罢了,经常拉着何萧到处看表演,作为A市莫家财政公司的公子,搞到几张前排的票岂不是轻轻松松搞定?但这用何萧的话来说就是“有钱没处使”
  开场的是一群青年们的集体舞,欢快的鼓点,富有活力的舞步,很快的拉动了在场观众们的情绪。
  就连平时对这方面毫无兴趣的何萧也跟着弯了弯唇角。
  接下来的芭蕾就使得何萧感觉索然无味了,虽然繁复美丽的裙子和舞蹈者们姣好的面容还能让人提起些兴趣,但对于对舞蹈从未感兴趣过的何萧来说,不过只是过眼云烟罢了。
  与何萧恰恰相反,莫白这会儿可是聚精会神的盯着舞台上们舞者的动作,一个旋转,一个伸腿,跳跃,深深的陶醉于其中。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大多数的舞蹈已经过去,幸好A市今天温度并不算太高,太阳的光芒也并不刺眼,就这样快到了傍晚。
  日暮低垂,在这个舞者结束完自己的表演向观众们致敬后,舞台四周的灯光突然打开,一抹红黑的身影跃上舞台。
  莫白定睛一看,几乎疯狂的抓住何萧的胳膊狂摇。“阿萧你看!是韩清林啊!!”激动的莫白哪里还在乎何萧的感受,松开何萧目不转睛的盯着舞台上的身影。
  韩清林,何萧多次从莫白口中听到这个名字,莫白似乎很喜欢这个舞者,不,应该说是舞蹈家,年纪轻轻,就在世界级的舞台上获得了季军的席位,怎么不厉害?
  这次终于让何萧能近距离仔细观察对方了,他在好奇,这个男人身上到底有什么闪光点令莫白这么为之疯狂的。
  何萧抬起头,望着舞台上的男人。
  男人散着半长的头发,紧身但又十分舒适的裤子恰到好处的包裹住男人修长的双腿,暗红色的别致的上衣像裙子似得从中间散开,肩膀还用黑线勾画了一团黑色的火焰。
  热烈的掌声响起,现在舞台上的韩清林勾着唇,大胆热烈的舞姿,有些女性化的步调却依旧挡不住男人的阳刚之气,若你仔细一看台上的男人眼角还细细的用红色勾了一下,眉峰挑起,却毫不柔媚,只散发着浓浓的野兽一般的男性荷尔蒙。
  何萧恍了恍神,似乎舞台上的韩清林早已不是一个舞者,而是一位王者...
  “燎原之火...”何萧无意识的低声念出这个词,目光对上正跳舞的男人,下一秒曲声结束,韩清林并未如其他舞者一样,鞠躬谢幕,而是抬手在唇上轻轻的一印,再朝观众席方向抛去。
  如果何萧没有晃眼的话,那个飞吻正好是朝着自己的...
  时间定格于某一点,何萧也终于想起自己还与舞台上站着的男人有一段孽缘...
  

评论

热度(4)